論香港獨立媒體

除了《蘋果日報》之外,原來撕開2021的日曆迎接2022之際,還有三所本地獨立媒體社都被政府惡法關閉:《眾新聞》、《立場新聞》、《香港獨媒新聞》。

也就是說,只有平民功勞,例如這個網頁,才能將真相傳開出去。

如果你或親友因這支疫苗而受傷/死亡,或患上癌症/其他疾病,請這裡聯絡我們,文中註明「疫苗不良事故」。

不要讓你無聲承受痛楚,不要讓死者冤枉死,卻要將上頭的壞人繩之於法,無論你是打針友與否,也要共同制止這個醫療「社會信用體系」(內地的,英文為“social credit system”)在香港立足。因為一旦成立,你的下一代就永遠不再知道什麼是自由了!

英國警方以及國際罪案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有個案件號碼 6029697/21,請跟蹤前者的Telegram報案:https://t.me/publicannouncement602967921

大流行病新冠疫情的結束將不會被電視廣播,不會被公佈

原文刊載於:The end of the pandemic will not be televised


BMJ 2021; 375 doi: https://doi.org/10.1136/bmj-2021-068094 (2021年12月14日發布)
BMJ 2021; 375:e068094

作者:David Robertson, 博士生, Peter Doshi, 副教授

全球新冠大流行病統計數據的儀錶盤(Dashboard) 佔據了整個世界的屏幕,並有助於跟蹤COVID-19,但 David Robertson 和 Peter Doshi 解釋了為什麼此數據可能不足以定義新冠疫情的結束。

隨着2021年的開始,COVID-19新冠大流行病似乎正在消退。關於「開放」「開關」恢復 「正常/常態」和實現群體免疫的討論和預測在媒體上給熱論。但對許多人來說,隨着印度、巴西和其他地方的病例和死亡人數激增,期待疫情完結之樂觀情緒很快消退。人們的注意力轉向了SARS-CoV-2病毒的最新變異種——Omicron。Omicron 帶來信息就是此新冠疫情可能離結束還是很遠。

COVID-19 與以往任何一次大流行病不同的是,COVID-19的所有數據,實時走勢,動向都給密切仔細的跟蹤和分析,數據包括實時移動和影響的儀錶板、跟蹤實驗室測試指標、醫院和深切治療部的收治情況、傳播率、以及疫苗交付劑量。這些儀錶板——它們的數字、統計數據、流行病曲線和熱圖——已經佔據了我們的電視、電腦和智能手機。發報這些大數據的核心目的,是誘惑民眾進入不確定性和恐慌之中,驅使民眾認識到快速遏制和控制此疾病的必要性, 引導公眾情緒,助長採取對策的壓力,並維持緊急狀態的光環。當採取某些對策後病例減少時,它們提供了一種控制感,但當病例增加時,也會使民眾產生無助感和意識即將發生的災難。

定義大流行結束的困難

對於大流行病結束的流行病學參數,並沒有一個普遍使用的定義。那麼通過什麼標準,我們將知道它實際上已經結束了?世界衛生組織宣布了COVID-19成為大流行病,但是誰會告訴我們它什麼時候結束?
儀錶盤的普遍存在有助於創造一種感覺,即當儀錶盤上的指標全部達到零(零感染、零病例、零死亡)或100(100%已接種疫苗)時,大流行就會結束。然而,上個世紀的呼吸道大流行病例表明,結束並不明確,大流行病的結束最好被理解為社會生活的恢復,而不是具體流行病學數據達到零的目標。
過去130年的呼吸道大流行顯示:大流行結束之後,每年都會出現由病毒流行性所推動的季節性浪潮,通常持續到下一次大流行。儘管許多學者將「西班牙流感」描述為發生在 「1918年至1919年」的三個波段,但也有說法是「1918年至1920年」包括「第四波」。同樣,上世紀中期的「亞洲流感」大流行通常被描述為1957年至1958年的兩波事件,但也有人將第三波包括在內,將大流行的結束時間定為1959年。
這種對歷史上大流行的時間劃分的變化突出了使用死亡率來定義大流行結束並非精確, 兩波大流行間期的季節性浪潮也甚為糢糊。例如,美國疾控中心CDC指出,在1957年和1968年的流感大流行中,每次大約有10萬美國人死亡。但這數字同時包括兩次大流感之間的死亡人數(即1957-1960 和 1968-1972 年間)。
儀錶盤強化了這樣的概念,即當病例或死亡人數下降到零時,大流行就結束了。但這與歷史上的證據不符,即在大流行之間的季節,大量的流感發病率和死亡率繼續發生。例如,在1928-29年間的兩波大流行之間季節,據估計美國有超過10萬病例與甲型H1N1流感(即1918年的大流行病毒)有關的死亡例(需知美國當時的人口只有今天的三分之一)。大流行期間的死亡率,與其後季節性的死亡率,實際很難區分,但也很重要,因為何時的死亡率都是評估疫情的嚴重程度的指標。 大流行期間期的季節性的死亡人數往往高於隨後的真正介定為大流行季節。例如1957-58大流行季節之前的1946-47過度性季節遠高於其後的大流行(圖1)。因此,大流行的結束不能以沒有與大流行病原體相關的死亡率來定義。
————所有原因的死亡率(每10萬人)/ 年份————

Fig 1


圖1
圖為於1900年1月至2021年9月間,美國每月所有原因的死亡率,紅箭頭和粗體字日期表示大流行病的開始。紅線表示12個月的移動平均值。請注意,從1905年到1909年,美國人口普查局只提供了年度數據(不是月度數據)。
--

社交生活的中斷和恢復

有一個方法可以段定和宣佈大流行病的結束是基於考慮實施和取消公共衞生措施或限制。在以往的大流行病中使用的衛生措施和限制遠比現在COVID-19實施的更短暫和更少干擾性。即使是災難性的1918西班牙流感(它在美國的人均死亡人數是COVID-19的三倍,平均死亡年齡為28歲)生活也在短時間內恢復正常,也許只是因為沒有別的選擇。在一個沒有互聯網、送餐服務和視頻會議的時代,廣泛和長期的社交距離是根本不可能的, 今天對於一些必需要「實地人為」的工種來説仍然如此。事實上,簡單回顧一下美國過去的大流行病就可以看出,病毒的致病性與公共衞生干預的強度和持續時間之間沒有固定或決定性的關係。
與以往的大流行病相比,COVID-19大流行病對社會生活產生了前所未有的破壞。長期以來,人們在大流行和非大流行的年份都經歷過疾病和意外死亡的悲劇,但COVID-19大流行在社會生活造成的幹擾和中斷和恢復程度,與流行病學指標密切相關,但程度上是歷史上獨一無二的(方框1)。


方框1

對比歷史上對大流行性呼吸道病毒的處理方法:

1918年「西班牙流感」
1918年,大流行病的第一波是温和的,並沒有引起關注意。 但應對全球灼熱的第二波,美國有一些城市採取了非藥物干預措施,如關閉學校和限制公共眾集會。大多數應對措施在兩到八週內得到放鬆,對社會生活的破壞也相對短暫。
研究1918年大流行病的著名歷史學家 John Barry 解釋説:「整件事件非常迅速過度(與COVID-19完全不同),壓力、管制並沒有持續」。許多地方在兩波疫情之間經歷了「幾個月的相對正常情況」。紐約和芝加哥這兩個國家最大的城市從未正式關閉學校,儘管芝加哥的學校缺席率達到近50%。在有學校關閉的情況下,它們的關閉時間中位數為4周(範圍為1-10周)。

1957年「亞洲流感」

1957年的「亞洲流感」大流行在1957年中傳播到達美國。在接下來的9個月裏,包括1957年底和1958年初的兩波疫情,估計有八千萬美國人因呼吸道疾病而卧牀不起。在第一波疫情中,大約60%的學童染病,上課缺席勤率達到20-30%。 然而即使據估計紐約市一些學校有40%的學生因流感而缺席,該市的學校校長也表示:「沒有理由驚慌失措,根據衞生部門的建議,我們沒有減少任何課堂和活動。」到10月下旬,全國各地的大學足球比賽因許多球員生病而面臨被取消,球隊經理們爭分奪秒,在最後一刻安排到替補球員,最終沒有取消重大比賽。
與西班牙流感期間一樣,新的H2N2病毒對健康的影響並沒有因為1957年大流行的「結束」而結束。在1960年,《新聞週刊 Newsweek》報道説:「不像兩年前的大張旗鼓, [亞洲流感病毒]正悄悄地把它第一波錯過的民眾都找到並感染。」1960年年初,據估計,洛杉機20%的學童(大約12萬名),和超過15%的生產工人因流感而缺席。但儘管規模很大,這些流行病學影響並沒有帶來社會重新陷入大流行的感覺。

1968年「香港流感」

十年後,另一個大流行病病毒到來,官員們後來估計全球有一百萬人死亡。但它對公共衞生干預措施和社會生活的影響是微不足道。歷史學家 John Barry 寫道:「對美國來説, 這次大流行事件並不比一場嚴重的季節性流感更致命更糟糕, 很多人已經歷過它,卻不察覺它的發生。」歷史學家Mark Honigsbaum指出:「雖然在1968年12月爆發的高峯期,《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將這次大流行描述為『國家歷史上最糟糕的一次』,但很少學校關閉,企業在大多數情況下繼續正常運作。」

大數據儀表盤—到底對抗抑制或是助長大流行病呢?

雖然對流行病的視覺數據描述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COVID-19大流行病的實時儀表盤已經盤據了整個公眾體驗和成為它的結構支柱。
一些歷史學家指出,大流行病並不是在疾病傳播結束時結束, 而是在一般公眾的關注中,以及在塑造這種關注的某些媒體和政治精英的判斷中,疾病不再具有新聞價值時結束。 大流行病儀表盤提供了無盡的新聞燃料,確保COVID-19大流行病的持續新聞價值,即使對公眾威脅非常低。持續報導,他們可能會延長大流行病的時間,因為他們遏制了期盼結束感或恢復正常疫情前的生活。
故此停用或切斷我們與儀表盤的聯繫可能是結束大流行病的唯一最有力的行動。這並不是把頭埋在沙子裏,相反它是認識到沒有一個單一或聯合的儀表盤指標可以告訴我們大流行病何時結束。

大流行病的結束不會在電視上宣布

歷史表明,大流行病的結束不會簡單地跟隨羣體免疫力的實現或官方聲明,而是隨着社會民眾不再全部被大流行病的驚人指標數據所吞噬,而逐漸緩慢平息。大流行的結束更像是一個生活經過程的問題,因此更像是一種社會學現象,而不是生物學現象。因此,儀表盤——它並不衡量心理健康、教育影響,和對密切社會人際關係的否定——儀表盤並不是能告訴我們大流行病何時結束的工具。事實上,考慮到社會如何使用儀表盤,它們可能是一種有助於防止恢復正常的工具。大流行病——至少是呼吸道病毒性大流行病——根本不會以適合在儀表盤上顯示的方式結束。大流行病一直沒有戲劇性的「結束」,而是隨着社會適應與新的病原體共處,社會生活恢復正常而逐漸消退。
作為社會生活被顛覆的一個特殊時期,當我們關掉儀表盤屏幕,並回復關注其他有價值切身生活問題再時,COVID-19大流行病就會結束。與它的大張旗鼓的開始不同,COVID-19大流行病的結束將不會被傳媒報導。

【註腳請見 https://www.bmj.com/content/375/bmj-2021-068094

香港新冠疫情關注組發表聲明

我們是一群關注「新冠疫苗強制政策」的香港市民, 我們對於全球的新冠疫情, 以及各國政府, 尤其是香港政府應對新冠疫情的各種措施, 有如下的立場:

(參與聯署者所表達之意見, 可在第4點看到, 也可以分點選擇自己同意的要點, 甚至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裏簽署聲明: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OtWJwZ_fbSUxu7T6kLhoy3NtUeuk9M1SsMBP-10MIp0S12Q/viewform

1. 關於反映疫情嚴重性的數據, 我們有以下的疑問及看法:a. 確診數據被質疑之一:過大的樣本倍增次數
各國所表達的確診數據, 可信性有很大疑問, 因為當中所使用的測試方法(PCR test), 其發明者已公開表明, 這方法並不是用來作確診之用的, 然而全球各政府, 包括香港政府, 卻正在用這來確診, 每日市民的心跳, 防疫是否加棘或放鬆, 全在這一個所謂「確診數字」。一般人所不知道的, 在這PCR test過程, 當中存有一個參數, 代表要把樣本倍增的次數, 如果次數超過十次或以上, 結果會「失真」,現在各國是以40次為基礎, 即把樣本的一些特質放大2的40次方, (約十億倍), 注定一定會有很大的誤差, 產生很多「虛假陽性」(false positive), 根據這位發明者說, 如果再放大多一些, 基本上人人都會「被確診」的。有一些專家估計, 現時的方法, 基本上「造假率」會有90%以上。而更重要的一點是, 這放大的倍數, 當局是不會告訴大眾的, 只要有「需要」,他們再增大這次數, 可以立刻製造嚴重疫情, 如果想製造「疫苗受控」的現象, 也一樣容易, 只需將這次數下調, 就可以了! 可見, 如果我們以這方法測試, 再用這些數據來制定我們的政策, 是何等的荒謬!

b. 確診數據被質疑之二:測試的基因排序, 並不是根據發現了的病毒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我們現在一直在談的新冠病毒, 在科學上, 是未被證實存在的! 直到現在, 其實是沒有任何一份科學報告, 確認曾把這病毒作出有效的識別(identification)及分離(isolation)的。現在被認為是新冠病毒的基因排序, 其實只是電腦程式, 基於一些所謂病新冠病人未經淨化的體液樣本(當中有很多其他基因的成份), 以人工智能作出的估計, 而這樣本也沒有對健康者進行再感染, 以證明其毒性。全球各國就用這不可靠的排序, 再用上面所說的超多次的倍增, 來「確認」人是否有新冠病毒感染! 事實上, 有某國政府不相信這測試, 曾以一個南瓜的汁液作PCR test, 結果呈陽性! 其實, 你每天所聽到的「確診數字」,是沒有科學意義的!

c. 各國政府所公佈的新冠死亡數字, 也不可靠
我們知道, 有很多國家, 包括美國、英國等, 他們公佈的所謂新冠死的數字, 如果當中沒有造假, 其實是指當一個人去世時, 在他去世前的一段時間之內, 曾經「新冠確診」, 無論人是死於癌症、心臟病、普通肺炎、流感、車禍, 基至是自殺, 都曾被發現被歸類為「新冠死亡」,只要在死亡前一段時間曾「被確診」,而是否被確診, 是醫院「說了算」的, 有關當局並不會查核。而在很多國家, 把死者歸類為「新冠死亡」,醫院會得到一些額外的津貼, 這誘使很多醫院甚至會明目張膽, 把未曾確診者當作「新冠死亡」。
曾有一研究發現, 在一些被稱為「新冠死亡」的個案中, 有超過95%, 是患有其他致命疾病的, 包括癌症、心臟病等。而在一些國家, 原本每年都有一定數目的人是死於流感的, 死於心臟病的, 但在這年, 這些數字卻急跌95%以上, 原因很明顯是有人把這些死亡都歸類為「新冠死亡」了!事實上, 有一些國家已開始醒覺, 例如, 意大利最近把他們的新冠死亡人數, 由13萬多下調到幾千, 原因是有大部份的死亡個案, 都伴隨其他的致命疾病。

2. 關於世界各地及香港政府面對疫情的處理手法, 尤其是在疫苗方面, 我們有如下的看法:a. 疫苗本身可能構成的健康問題

i. 對免疫系統嚴重的干擾, 構成嚴重過敏反應, 可致命!
這次的新冠疫苗, 是打進人體的DNA, 使人的細胞變成一個生產一些剌突蛋白(spike protein)的機器, 但這機制是否可受控, 其實是未經證實的, 若失控, 就會使人體產生大量的剌突蛋白, 再使身體產生免疫系統的反應, 即一般人所說的發炎, 如在人的主血管, 或心臟有過敏反應, 可導至血栓塞, 或心臟病; 如在人體的肺部或氣管, 可導致窒息或缺氧, 稱為「肺栓塞」,這些都可以致命; 如在人的大腦或神經系統, 會導致腦中風, 或引起腦癱及痙攣。另一方面, 如果過敏反應發生在女性的胎盤, 可能會導致正在懷孕的婦女流產。事實上, 在美國一個公開的疫苗事故資料庫之中, 到目前為止, 已有約2萬宗的新冠疫苗死亡個案, 一般相信, 由於在這資料庫登記的門檻很高(這是美國聯邦政府的官方索償機制), 已上報的, 可能只是實際發生了的1%, 即是說, 估計可能已有200萬人因新冠疫苗而死亡! (單在美國),

ii. 對人體基因的風險
這次的新冠疫苗, 是以一種mRNA的技術, 改變細胞中DNA的操作, 所用的方法, 與我們製造基因改造食物的技術, 是一樣的, 叫transfection, 到底這方法, 是不是真如當局所說, 不會改變人類的DNA? 以現在來說, 我們未有足夠長的時間可以證實的。

iii. 疫苗大大增加了孕婦流產的風險
有研究顯示, 接種了新冠疫苗的孕婦, 其流產的風險, 是大大增加了! 事實上, 在上面所說的新冠疫苗事故資料庫就有很多因新冠疫苗流產的個案。據一些專家分析, 由於在新冠疫苗中的編碼, 激發了自身的免疫系統, 把胎盤的細胞誤認為入侵者而不斷進行攻擊, 引起流產。

iv. 氧化石墨稀的問題
最近, 有科學家研究得悉, 在新冠疫苗, 含有一種叫氧化石墨稀的物質, 這物質本身是致癌的, 不過, 這不是最嚴重的問題。這氧化石墨稀, 能有效接收5G頻的電磁波, 現在已有一些腦部神經治療的公司, 用這物質為腦神經有問題的患者進行腦部神經「調整」。如果人刻意把這物質放進疫苗中, 會不會是對人的大腦意圖進行一些「調整」, 甚至操控?

v. 疫苗中的類似納米機械人
有科學家把疫苗放在顯微鏡下觀察, 起初是清徹的液體, 後來, 發現在一些透明的晶體出現, 而這些晶體, 再組合成一些類似納米生化機械人的物體, 到底這些物體, 對人的身體會有什麼影響, 仍需要進一步研究, 問題是, 你願意在你的身體內, 血管中, 有這些類似生化機械人的物體嗎?

b. 疫苗不能幫助控制疫情

在新冠疫苗未現世前, 很多人都期望, 打了疫苗就可以免於被新冠病毒感染, 這是一向我們對「疫苗」這詞的理解, 不過, 在疫苗推出後不久, 有關當局已「搬了龍門」,說這疫苗不單不能預防新冠病毒, 也不單妨止你傳播病毒。如果說有什麼分別, 他們只說, 打了疫苗後, 如果受病毒感染, 病徵會輕微一些。不過, 從疫症控制的角度, 一些醫療措施, 只是減低被感染者的徵狀, 使該人可以在別人毫無介備下傳播病毒, 並不是好事, 因為隱形傳播者, 其實比有徵狀的傳播者, 是更危險的。有人分析了100多個國家疫情的發展與積極推廣疫苗的時間關係, 發覺往往在疫苗被該國大力推廣後, 疫情反而變得更嚴峻。有科學家警告, 當人接種了疫苗後, 如果再次受病毒入侵, 其自體的免疫系統往往更容易產生過敏反應(見上面2ai), 甚至會造成生命的危險。事實上, 這些新冠病毒在進行動物測試時, 是失敗的, 因為所有被測試的動物, 都在測試中死去, 而死去的時間, 正正是在打了測試疫苗而再被感染之後。現在全球不同的國家, 疫苗接種率最高的, 不見得是最受控制的, 反而, 在這些國家, 往往發現新的變種, 把疫情再推上高峰。在美國, 不同州份對於疫苗的推廣及強制性, 往往有所分別的, 而有趣的是, 在較不強制推廣疫苗的州份, 反而疫情是相對受控的。

c. 對非疫苗人士的歧視及對人權的侵害

在很多國家, 都訂定了很多對非疫苗人仕的不同對待, 例如, 不准他們到某些公共場所, 包括食肆、戲院、窒內運動場、商舖等。甚至在很多工作中, 非疫苗人士是不容許上班的。在教會中, 非疫苗人士甚至是不准在台上進行任何事奉的的, 包括獻詩、講道、招待及司事等。最近, 香港政府已宣佈不久, 所有非疫苗人士, 連上茶樓飲茶都不行。如果打了疫苗, 真的能減低被注射者對病毒的感染及傳播病毒的風險, 這可能可以說得過去, 但有關當局已明確確認, 疫苗並不能減低被注射者對病毒的感染及傳播病毒的風險(見上面2b), 那麼這些措施, 其實是對非疫苗者的不合理差別對待, 即是歧視了! 而這些差別對待, 往往是對非疫苗者的生活, 甚至生計, 構成巨大的影響!其實, 這些措施, 正正是在強逼所有人接種疫苗。對於真誠認為「疫苗有害」的人士, 其實這是對非疫苗者良心自由的侵害。另外, 基於二次大戰後的公約, 如果任何人強逼他人接受一些他本人不願意接受的醫療手段, 尤其是一些實驗性的醫療手段, 包括這次其實是仍在實驗性的新冠疫苗, 其實是違反這公約的, 是一個違反人類的行為, 是嚴重的罪行。現時各國政府不同程度的「逼針」,正正是一個反人類的罪行!

d. 全球不同地區的政府正在否定一些疫苗以外的有效治療方案

在美國及大部份西方國家, 也在香港, 除了新冠疫苗之外, 政府是不容許其他對新冠病毒的治療的。然而, 在很多國家, 因為用了伊維菌素(Ivermectin)與羥氯喹(Hydroxycholorquine), 疫情大大受控。正當很多西方國家正在受到新冠疫症的困擾, 印度的最大省份北方邦, 卻宣佈他們已完全脫離了新冠病毒的威脅,原因是他們廣泛地使用了一種叫伊維菌素(Ivermectin)的藥物, 這藥物原本是用於治療其他疾病的, 是一個已被認可而用了數十年的藥物, 後來被發現用於新冠病毒有顯著的療效。這種事也發生在另一種藥之上, 就是羥氯喹(Hydroxycholorquine)。在南美、在非洲, 在亞洲, 很多人因為用了這兩種藥, 而使當地的新冠疫情大大受控,然而在一些主流的西方國家, 這兩種藥卻被嚴重打壓, 在美國,在一個叫前線醫生的組織, 有醫生公開見證, 用了羥氯喹治愈了數以千計的迎新冠病人, 但卻換來政府及醫療建制對他們的打壓,甚至有很多醫生的牌照均被無理吊銷。在很多國家,醫療人員原本可以自由使用這些藥,但現在這些藥卻被視為禁藥! 在香港, 這兩種西藥也被禁止使用來醫治新冠患者。為何這些原本十分普通、沒有任何危險性的藥物會被禁止, 有人認為, 這是因為這些藥物已過了其專利年期, 現已十分便宜, 藥廠無利可圖。這當然是一個原因, 但我們認為, 最重要的原因, 是有人不想人疫情受控, 而要強推疫苗, 達至他們的目的。

e. 全球各地政府並沒有推廣一些簡單而有效增強免疫力的方法, 預防感染

我們發現, 在全球各國中, 對於新冠疫情的預防, 都只集中於「疫苗」, 但其實很多專家已發現, 有很多簪單的增加人體天然免疫力的方法, 對於防疫, 甚至是治療, 都十分有效, 這些方法包括: 曬太陽、維他命、天然含抗氧化成份的食物等。
3. 我們對香港政府的建議a. 立刻取消任何直接間接強制疫苗的措施
b. 立刻取消任何對非疫苗人士的不合理差別對待, 即對他們歧視
c. 立刻把伊維菌素與羥氯喹納人新冠治療方案之中
d.立刻取消對新冠疫苗的推廣及對市民接種的安排
e.立刻取消任何不恰當的封鎖措施,使市民的生活回復正常
f.成立跨界別的獨立委員會, 深入研究及檢視新冠疫情及新冠疫苗的問題,並向公眾交待研究結果, 研究範圍可包括:
– 研究新冠病毒是否存在及其基因排序
– 研究確診測試的有效性及可信性
– 研究現時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及各種問題
– 研究各類防治的措施的有效性及可行性, 包括口罩、封鎖、強制停校、停業的必需性
– 研究各種可有效防止(或治療)新冠感染的做法的有效性, 包括曬太陽、運動、進食及服用含維他命及抗氧化成份的更然食物及補充品、中醫中藥、同類療法或其他另類療法

香港新冠疫情關注組
2022年1月7日

Petition

Objection to vaccine passport entry, including restaurants, schools, recreational facilities (including movie theatres, gyms, etc.).

First We want to make clear. We have no political agenda, we are not defending our personal freedoms for the sake of personal freedom but as our fundamental right. We have no financial interest in this endeavour.

We are very concerned with our health and that of the public. Our position is based on scientific facts from our studies of relevant materials in research papers, books, and many video interviews with scientists and doctors.

We are strongly opposed to the further measure to require vaccination for entering restaurants, cinema, gyms, clubs, bars, shops etc. for the following reasons:

  1. The vaccination programmes against covid-19 are not achieving the goal to attain herd immunity as countries like Israel, UK & Singapore, that have highly vaccinated populations continue to see higher infections rates of the omicron variant. Omicron is much more contagious but is much milder than Delta. CDC now admits that the vaccine does not prevent infection nor transmission and only lessons the symptoms. 
  1. There are potential serious side effects from the vaccines that are still under emergency use authorisation. VAERS data alone shows over 21,002 deaths and over 1,000,227 serious adverse events including 35,650 permanently disabled have occurred in the USA after the covid vaccines administration.
  1. Strengthening the body’s natural immunity is a more effective approach. Science has already proven certain natural supplements such as vitamin C, D3, zinc, quercetin, herbs such as pine needle extracts, essential oils such as eucalyptus,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herbs can help prevent and treat Covid-19 or other flu viruses effectively. 
  1. In October 2020, three prominent epistemologists from Harvard, Oxford and Stanford including one Nobel prize winner have proposed a better way to deal with Covid-19 in the 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 They gathered support from 50,000 doctors and scientist and 800,000 more from the public. They propose a different strategy. We should offer “focused protection ” to the at risk group. The high risk group has a thousand times more deaths than the young and healthy. Also 40% of deaths occurred in nursing homes in elderly with comorbidities, such as diabetes, cancer, cardiovascular conditions, and asthma. These populations should be protected while the young and healthy should be allowed to live their lives normally.
  1. Herd immunity can be achieved with focused protection to minimize casualties. With Covid-19 or any infectious disease the concern is the death rate. We accept the seasonal flu because it’s death rate is low. 0.1-0.2 %. Despite vaccination people still catch the flu and die and the flu viruses keep mutating as nature intended but we never shut down the entire society because of the flu. If we can treat Covid-19 with effective medicines to reduce the death rate to near zero, we do not need to use to use masks, quarantine, social distance, or vaccination with potential risks of side effects. They have tried this for two years already in many countries and it’s clearly not working.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costs are too high and it’s not sustainable. Our youth has suffered because of these measures and we have seen an exponential increase in mental health issues.  The Amish in Pennsylvania has already done that. They share drinking vessels in the church community to quickly infect more people with Covid 19 and treatments and in doing so achieved natural herd immunity.
  1. There is a misconception that vaccination is the only way because we have no effective drugs to treat Covid-19. There are in fact many effective ways to treat viral infections for covid. India effectively used Ivermectin to turn the tide around and not mass vaccination. The original Covid-19 outbreak in Wuhan was successfully turned around with the us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not just quarantine. We can also use the example the original SARS outbreak where a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al team treated 730 cases, with zero death, zero transfer, zero sequela. That is why many other countries with similar drastic measures cannot produce the same result as China. They lack the key element- the effective treatment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1. In the book ‘Every Second Child’ by Archia Kalokerinos, an Australian doctor given the task of vaccination for Australian native aborigine children found that they would die after receiving their childhood vaccinations to the tune of 50%. The doctor realized that this is because the children are undernourished and immune compromised. He solved this problem by giving the children vitamin c before vaccination. Following this all the Children survived the vaccination program.
  1. Historically In the 1918 flu pandemic, 50 million or more people died. 1/3 of the world population were infected. Hospitals records dug up by Dr. Thomas McCann showed that of 24,000 cases treated in the allopathic hospital, the death rate was 28.2 % . With another 26,000 cases treated in the homeopathic hospitals the death rate was only 1.05 % . Before antibiotic. Pneumonia was treated with ultraviolet rays irradiation on drawn blood from patients. One study of ten cases had 100% success rate. 

Let us adopt a different strategy to deal with Covid-19. Vaccination is not the answer.

Enough is enough. 

If you agree with these points please forward to more people. 

From

A group of health concerned citizens

這裏簽署聲明: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OtWJwZ_fbSUxu7T6kLhoy3NtUeuk9M1SsMBP-10MIp0S12Q/viewform

PCR 新冠測試,是廢的!

是咁的:

(原文在:)

這是一個重大的消息。

2021年12月31日之後,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將撤銷對COVID-19測試的PCR測試的緊急使用授權。CDC最終承認該測試不能區分流感和COVID病毒。

通過CDC的網站:

為准備這一變化,CDC建議一直使用CDC 2019-nCoV RT-PCR檢測的臨床實驗室和檢測點選擇並開始過渡到另一種FDA授權的COVID-19檢測。CDC鼓勵實驗室考慮採用一種能夠促進SARS-CoV-2和流感病毒檢測和區分的多重方法。這種檢測方法可以促進對流感和SARS-CoV-2的持續檢測,在我們進入流感季節時可以節省時間和資源。

這解釋了2020年美國流感病例的消失。它還誇大了COVID病例,因為福奇醫生(Fauci。費刺)和華盛頓特區的精英們知道會發生這種情況。

通過歐洲重裝上陣。

“2021年12月31日之後,CDC將撤回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提出的CDC 2019-新冠狀病毒(2019-nCoV)實時RT-PCR診斷板的緊急使用授權(EUA)申請,該檢測方法於2020年2月首次推出,僅用於檢測SARS-CoV-2。”

疾控中心承認,PCR檢測不能區分SARS-CoV-2和流感病毒。

我在幾個月前報告說,”衛生當局 “已經達成了這一決定,但在2021年底之前暫不實施。他們需要這個假的測試來保持恐懼,以實現盡可能多的疫苗接種,從而獲得盡可能多的利潤。

非同尋常的是,CDC撤回該測試的行為沒有得到媒體或政治家的關注。

諾貝爾獎獲得者、PCR過程的發明者Kary Mullis博士幾年前說:”PCR是一個過程。它不會告訴你你生病了”。它從來就不是為了成為一個Covid測試。

通過www.DeepL.com/Translator(免費版)翻譯

當抵抗成為責任

2021年11月27日

作者:米洛什-馬圖舍克 (Milosz Matuschek)

當政府在挽救COVID-19敘述的最後一戰中加大壓力時,已經無法繞過公民不服從。

馬基雅維利建議,戰略上的君主在其統治之初就應實施暴行。但民主國家知道一個更好的時機。即將辭職的默克爾總理可能會在其統治的 “殭屍 “階段,以一種管理身份犯下其任期內可能最大的殘忍行為。她剛剛宣布,未接種疫苗者的生活將很快變得更加不愉快。在這一點上,這甚至意味着什麼?對未接種疫苗的人實行宵禁和封鎖?標記未接種疫苗的人?不管是什麼,它很可能是完成疫苗接種種族隔離狀態下的准猶太化。在奧威爾Orwell的《一九八四》中,除了工作之外,任何東西都是被禁止的。工作場所的 “2G “規則或 “3G “規則所隱含的事實上的疫苗任務(由於每天都需要自費測試),使我們越來越接近奧威爾的世界觀。

絕望是即將發生的國家暴行的根源所在

我們在抗擊大流行病的政策方面已經達到了瘋狂的程度。百年來最嚴重的大流行病的敘述,現在被指責為未接種疫苗的人,正在一點一點地崩潰。一種施加在少數人身上的、被沉默的大多數人所容忍的集體殘忍行為,似乎是支撐一個由雜亂的數據、宣傳和恐懼構成的脆弱敘述的最後支柱。從政治階層的角度來看,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所有與邏輯有關的東西目前都在它面前爆炸了。

讓我們簡單地總結一下。

今天的病例數和ICU入院率都比一年前高。當年的疫苗接種率為零,今天的接種率超過了70%(或者是80%?,即使這一點似乎也不能確定無疑)。即使是我們中的最後一個人也終於意識到了這一點。要麼是疫苗接種不起作用,要麼是人口被接種到下一波。從其他國家(如以色列)的數據來看,後者在幾個月前就可以預見了,因為這些國家在大規模接種疫苗后,病例數量直線上升。

所謂的 “未接種疫苗者的大流行 “是斯帕恩謊言工廠的最新童話故事,已經被科學地駁斥。這隻不過是政府最卑劣的宣傳,並摧毀了一個完全脫離現實的政治階層的最後一絲可信度。公然採用斯大林時期的蘇聯通信戰略,簡直令人難以置信。那時,像供應短缺這樣的災難同樣被歸咎於破壞者,而不是一個在意識形態上凌駕於所有物質之上的政治種姓的糟糕計劃。

最近,”多極 “雜誌對醫療保險公司的賬單數據進行了篩查,顯示了這些引起恐慌的數字是多麼的誇張,而且一直如此。據此,在正式接受治療的患者中,只有大約一半的人主要是由於科羅娜而住院的。但這還不是全部:”計費數據揭示了更多有爭議的發現。與2019年相比,第一次封鎖后,需要重症監護的病例數量明顯增加,這些病例與急性呼吸道疾病無關–特別是中風、癌症和心臟病發作。這指出了第一次封鎖導致的推遲治療和延遲檢查的後果”。

輝瑞公司偽造Covid疫苗試驗數據的厚顏無恥方式剛剛被一位舉報人泄露給了著名的《英國醫學雜誌》(BMJ)。顯然,該公司甚至不能確保試驗期間所用疫苗的適當儲存溫度。沒有其他辦法可以說。製藥業挾持了民眾,並在政治和媒體的幫助下將所有人變成了小白鼠。但是,對於完全受制於大藥廠的媒體行業來說,還能指望他們提出什麼樣的批評呢?

到目前為止,”大流行病的說法 “是在親政府的 “疫苗影響者 “的核心人物的盲目服從下產生的。事實上,這種圍追堵截的心態現在正在瓦解,這可以被視為政府的實際最壞情況,也可能是加速收緊措施的原因。對足球運動員和 “疫苗猶豫者 “約書亞-基米希的殘酷公開鎮壓和准處決,應該是針對其他著名批評者的一記重拳,以阻止他們質疑這一說法。基米希是 “我們踢科羅納 “運動的發起人之一,甚至在聯邦內政部的 “恐慌文件 “中被提及。這一槍完全適得其反。甚至連著名的電視哲學家和暢銷書作家理查德-大衛-普雷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也來幫助基米希,並譴責正在進行的迫害,他在與馬庫斯-蘭茨(Markus Lanz)的播客中把mRNA疫苗稱為 “基因工程”;就像基米希一樣,他指出缺乏長期研究,並反對給兒童接種科維德疫苗。這一轉折讓人感到驚訝。在他的書 “Über die Pflicht”(《責任》)中,普雷希特強調了公民服從福利國家的責任的重要性,從而冒犯了許多人。現在,他也被媒體以侮辱性的方式訓斥,甚至被撕碎,因為他對政府的忠誠度不夠。記者Norbert Häring談到了由 “明鏡 “雜誌煽動的一場前所未有的清算。這是同樣的老遊戲,同樣的單調的詞彙。任何拒絕服從命令的人都會被詆毀。- 儘管外界幾乎看不到,但它已經在媒體上喧囂了很久。社科院的員工Ole Skambraks在《多極》雜誌上發表了一份包含他所有懷疑問題的聲明(”Ich kann nicht mehr”)(”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後來被解僱了。媒體中的沉默法則不可能維持很久。現在,每個人都知道他們已經認可了一個以公民為代價的系統性虛假信息的機器。所有想保持最後一絲可信度的媒體製作人和記者,都必須承擔相應的後果。

現在,抵抗成為責任

“當不公正變成了法律,抵抗就變成了責任”,這句話據說是貝托爾特-布萊希特說的。最有可能的是,只有當對極權主義公共衛生獨裁的恐懼超過對病毒或個人缺點的恐懼時,這種大流行病才會結束,而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潛意識議程,變得越來越清晰。

抵制不公正(包括法律上的不公正)不需要特別許可。只要國家開始以暴虐的方式行事,基本的民主忠誠的紐帶就會被打破。羅馬尼亞歐盟議員Cristian Terheș在一篇非常值得推薦的咆哮中聲稱,暴政是很容易識別的,他暗指歐盟委員會與疫苗製造商之間被嚴重刪節的合同(你可以在這裡找到未經刪節的合同)。”如果政府知道你的一切,這就是暴政。如果你知道政府的一切,那就是民主”。請看這篇來自歐洲議會內部的令人難忘的演講。我們中的人已經比我們可能認為的多得多。

國家並不優於個人,它是由個人的總和組成的。一旦國家試圖打破個人,以維護其作為一個整體,它就背叛了國家的最初理念。它違背了社會契約,背叛了它唯一的契約夥伴–公民。考慮到德國人的順從天性,我們的憲法奠基人為這種基本的抵抗創造了一個法律規範,這可以在聯邦憲法第XX條第4款中找到,然而,至今還沒有相應的判例法。

難道現在不是讓這一準則生效的時候嗎?

國家有什麼權利向其公民徵收稅款,而這些公民曾被實驗性疫苗騷擾、欺騙和詐騙過?公共服務廣播公司有什麼權利期望收取強制費用來換取他們所傳播的虛假信息?現在難道不是最終探討放在公民手中的法律和法外緊急法的局限性,以保護自己不受國家侵害的時候嗎?還需要發生什麼?

聰明的抵制始於停止與任何這一切的關係。並使其清晰可見,並將其記錄下來。#allesdichtmachen和#allesaufdentisch運動僅僅是政治即將碰撞的抵抗的冰山一角。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為自己的信仰挺身而出的眾多例子甚至更為重要。每個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可能範圍內樹立榜樣,無論它僅僅是懸挂在陽台上的一條橫幅,還是窗戶上的一根蠟燭。在他關於公民不服從的文章中,亨利-戴維-梭羅說明了這一切的意義。只有當大量的個人產生足夠的摩擦力,並停止縱容不公正的行為時,機器才能被阻止,它認識到不公正的存在,並從根本上鄙視不公正。

一個價值體系通過要求價格而不是免費提供來體現自己。如果個人不承擔風險,不做出犧牲,不接受明顯的不利條件,就不可能改變目前的狀況。

當抵抗變得明顯,志同道合的人互相認識時,抵抗的魔力就開始生效了。

我們中的一些人已經在這條路上邁出了第一步。

加入我們吧。

米洛什-馬圖什克曾是法國潘提翁-索邦大學的法學助理教授,曾是瑞士主要日報《新蘇黎世報》的專欄作家,現在是他的Substack “自由浮動的情報 “的編輯。他是六本書的作者,住在蘇黎世。

Copyright © Milosz Matuschek

PCR 的騙局

還記得2020年11月18號,政府宣布強制PCR測試後,甚至封鎖旺角一間住宅大廈進行測試,然後突然新冠案例急升直到2020年12月不止嗎?記得嗎?這段紀錄片,就是拆解「越是測試,越多案例」這個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