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已經打了針……】

有讀者跟小編反映一些意見,說我對於已經打了新冠針的人(如果他們還是人的話)太過嚴厲,他們說我譴責他們的語氣太過無情,似乎是要判他們死刑那樣,甚至是永死的那種死刑。首先我沒有判他們死刑,ADE是真實發生的醫學現象,只要接種了冠狀病毒疫苗(包括流感疫苗)都會遭殃。其次,打針的行動是不可逆轉的,我維持之前的立場:不可以排除這些針是《聖經〈啟示錄〉》「獸的印記」的可能性。

不過我知道有很多打針友後悔打針,發生不良反應。你們當中,有些人失去工作,有些人失憶(連自己如何工作也忘記了)、失明、失聰,有些人已經過世,留下遺孀孤兒等。你們也現在發現,你們不能夠在Facebook、高等、連登等主流平台,公開或安全地談論自己或親友打針出事,談論2019民運的連登其實有不少人強烈捍衛疫苗,你行差踏錯就會觸動他們痛駡你。正如我們公開考試零分不能夠祈禱時間倒流讓自己重新溫習,只可以下年重考,那麽打了針的你們也只有有限的時間發聲,切忌呼籲其他人與你陪葬,那是殘酷的。他們有更好的機會存活(其實這連結也適用於打針友),也會是負責在不久的將來莊嚴地埋葬你們的生存者。

有些旅行發燒友以為打了針才能夠旅行,卻驚覺打了針增加血栓風險,陸續有世界各地報道甚至明明白白地呼籲新冠打針友不要飛行,也有人發現打針後不便於行,以為能夠旅行或坐郵輪,但是舉步維艱,甚至全身癱瘓。也有人持續疲累,無法提起精神,以及打針後痛楚極慢消散,甚至「不肯」消除。

我們不打針的團隊,都有人提到如何處理打針友的病症。這個清單會時不時更新:

與家人討論疫苗的表格(英文)
與僱主及學校(包括大中小學等)討論疫苗的表格 (英文)
如果你或親友打針而傷亡,可以點擊這裏呈上報告這裏留下公開備份(可匿名)

記得關注你們的同胞,以及Telegram,還有
#WeWantToBeHeard
VaxLongHaulers.com

又:麻煩你們轉介這個頁面給Coffee Lam,要保護她唯一的孩子,因為她打了針,身體就對syncytin過敏,遺憾不能再生育了,她的獨小兒子將不會有親生弟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