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小心虛擬貨幣騙案

【2022/11/05更新:本來在這個貼文裡的資料,經我們挖掘後,原來真的是個虛擬貨幣騙案,首先,你的錢進入後不能拿出來,還有你的網絡活動,其實沒有如他們承諾那樣被刪除。他們的網站之所以被刪除,是因為他們有兩個部門,一個團隊發放可怕的假消息(「你的銀行儲備將被掃空,你要被逼打針」),另一個團隊就攻擊假消息團隊,以自殘博取愛好真理者的同情。但是使我們記者發覺這是騙案的元素,就是他們的電郵給予他很強烈的「恐懼之靈」,那萬萬不可能是從天父而來,所以雖然他們拿時事新聞來「支撐」他們的論點,甚至以上帝的名義來爭取讀者的支持,但是他們說的其他東西都不是真理。因為他們是在東南亞的黑社會(無官方名稱),所以敬請遠離他們。】

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

提摩太後書 1:7 (和合本

https://hkicacc.substack.com/p/its-high-time-to-follow-the-money?utm_source=%2Fprofile%2F76434092-icacc&utm_medium=reader2

Featured

瘟疫苗頭傷害你的20+20個方法(英文)

這是「明針暗器」裡的 Sherri Tenpenny 醫生最新一個緊湊的兩小時 Zoom 培訓,內容是「瘟疫苗頭」的20種傷害機制現在有更多受傷機制的資料,如果你或你的親友打針後出事,這個訓練會幫助你診斷他們出了什麽事

《〈這裏看 20+20 個受傷機制(共兩頁)〉》

Featured

如何使用這個網頁

1. 先看

救救孩子系列——有子女、有學生、關心未來的你,必須看!】

【最新】救救孩子系列,以及盟友的連結:

2. 然後看

3. 然後自己晚上或周末

看看我們引用文獻、網頁和影片

看了之後,記得

  • 派傳單!!(現在我們要集中派發給家長、年輕人(12-16歲及以下),甚至3歲以下的兒童,我們要互相守望,才能捱過這個大難關)自行設計傳單,無任歡迎!
  • 請自由在社交媒體和通信軟件上分享,如果遇到阻滯或審查(例如無法分享 https://yikmiu.info 連結)請在此帖文留言!

記得「對毒品説不」嗎?我們也要合力對不明神秘的注射物質説不! #JustSayNo

不打針者默默的犧牲

一位匿名的接種疫苗的作家的意見文章: 
          
如果COVID是一個戰場,它仍然是溫暖的未接種疫苗者的屍體。值得慶幸的是,強制規定正在放鬆,戰爭的雙方都跌跌撞撞地回到了新常態。

未接種疫苗的人是過去兩年的英雄,因為他們讓我們在這個偉大的實驗中擁有了一個對照組,並突出了COVID疫苗的缺點。 

未接種疫苗的人帶著許多戰斗的傷痕和傷害,因為他們是我們試圖在精神上擊垮的人,然而沒有人願意談論我們對他們所做的事情以及他們迫使「科學」揭開的東西。  

我們知道,完全接種疫苗的人免疫力下降,與社會上其他未接種疫苗的少數人具有同樣的風險,但我們卻把他們標記為特殊迫害對象。 

你看,我們說他們把自己的身體和醫療自主權交給國家,並沒有「為了更大的利益做正確的事情」。

許多所謂的健康專家和澳大利亞的政治領導人承認,他們的目標是讓未接種疫苗的人幾乎無法生活,這被集體暴徒放大了許多倍,斗爭被帶到了工作場所、朋友圈和家庭聚會中。 

今天,一個殘酷的事實是,當我們從正義迅速滑向絕對的殘酷時,這一切都沒有道理可言。我們可能會把責任推給我們的領導人和健康專家,但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必須為踏入精心設計的陷阱而負責。 

盡管我們清楚地知道,當涉及到進入我們身體的東西時,有原則的反對是無價的,我們還是這樣做了,我們讓自己被欺騙,相信進入另一個無效的禁閉是未接種疫苗者的錯,而不是無效疫苗的有毒政策的錯。

我們樂於把未接種疫苗的人當作替罪羊,因為在被權力蒙蔽的政治領導人設計了幾個月的封鎖之后,有人可以指責並被燒死的感覺很好。 

我們相信我們有邏輯,有愛,有真理,所以很容易希望未接種疫苗的人死亡。 

我們中那些嘲笑和譏諷不合規者的人,是因為我們對他們的勇氣和原則感到尷尬,不認為未接種疫苗的人會安然無恙地度過難關,我們把堅持不懈的人變成了打手。邦尼-亨利、特裡薩-林、洛裡-瓦納梅克、安東尼-福奇、特魯多以及其他數百名擔任重要角色的演員需要為在公眾場合詆毀未接種疫苗者並助長憤怒的社交媒體暴民而負責。

這些暴民、面具納粹和疫苗門徒通過「押注」未接種疫苗的人而感到尷尬,因為強制規定隻有我們給他們的權力。 

結束大藥廠、比爾-蓋茨和他的許多組織以及世界經濟論壇的統治,並不是遵紀守法……這要感謝那些我們試圖為難、嘲笑、譏諷和拆台的人。

我們都應該試著為未接種疫苗的人找到一些內心的感激,因為我們上鉤了,討厭他們,因為他們的毅力和勇氣為我們贏得了時間,讓我們看到自己的錯誤。

因此,如果有一天強制要求對COVID或任何其他疾病或病毒進行接種,希望我們更多的人能夠清醒地看到正在崛起的專制主義,它不關心我們的福祉,更關心權力和控制。 

對未接種疫苗者的戰爭已經失敗,我們都應該對此表示感謝。

通過www.DeepL.com/Translator(免費版)翻譯

An opinion piece from an anonymous vaccinated writer: 

If Covid was a battlefield it would still be warm with the bodies of the unvaccinated. Thankfully the mandates are letting up and both sides of the war stumble back to the new normal.

The unvaccinated are the heroes of the last two years as they allowed us all to have a control group in the great experiment and highlight the shortcoming of the Covid vaccines. 

The unvaccinated carry many battle scars and injuries as they are the people we tried to mentally break, yet no one wants to talk about what we did to them and what they forced “The Science“  to unveil.  

We knew that the waning immunity of the fully vaccinated had the same risk profile as others within society as the minority of the unvaccinated, yet we marked them for special persecution. 

You see we said they had not “done the right thing for the greater good” by handing their bodies and medical autonomy over to the State.

Many of the so-called health experts and political leaders in Australia admitted the goal was to make life almost unlivable for the unvaccinated, which was multiplied many times by the collective mob, with the fight taken into workplaces, friendships, and family gatherings. 

Today the hard truth is none of it was justified as we took a quick slide from righteousness to absolute cruelty. We might lay the blame on our leaders and health experts for the push but each individual within society must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stepping into the well-laid-out trap. 

We did this despite knowing full well that principled opposition is priceless when it comes to what goes inside our bodies and we let ourselves be tricked into believing that going into another ineffective lockdown would be the fault of the unvaccinated and not the fault of the toxic policy of ineffective vaccines.

We took pleasure in scapegoating the unvaccinated because after months of engineered lockdowns by political leaders blinded by power, having someone to blame and to burn at the stake felt good. 

We believed we had logic, love, and truth on our side so it was easy to wish death upon the unvaccinated. 

Those of us who ridiculed and mocked the non-compliant did it because we were embarrassed by their courage and principles and didn’t think the unvaccinated would make it through unbroken and we turned the holdouts into punching bags. Bonnie Henry, Teresa Lam, Lori Wanamaker, Anthony Fauci, Trudeau, and the other cast of hundreds in prominent roles need to be held to account for vilifying the unvaccinated in public and fueling angry social media mobs.

The mobs, the mask Nazis, and the vaccine disciples have been embarrassed by “betting against” the unvaccinated because mandates only had the power we gave them. 

It was not compliance that ended domination by Big Pharma Companies, Bill Gates and his many organizations, and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It was thanks to the people we tried to embarrass, ridicule, mock and tear down.

We should all try and find some inner gratitude for the unvaccinated as we took the bait by hating them because their perseverance and courage bought us the time to see we were wrong.

So if mandates ever return for Covid or any other disease or virus, hopefully, more of us will be awake and see the rising authoritarianism that has no concern for our well-being and is more about power and control. 

The war on the unvaccinated was lost and we should all be very thankful for that.

【請廣傳!】《封锁星球》是一部90分钟的纪录片,讲述了世界的現况。

製作人說:

我們正在開始制作另一部紀錄片,內容是圍繞covid措施的學校裡的孩子們發生了什麼。如果有人有關於他們的孩子受到措施損害或面臨激烈挑戰並克服它們的個人故事,當然也願意在鏡頭前發言,請給我們發電子郵件:Planetlockdown @ protonmail . ch。

我们正在开始制作另一部纪录片,内容是围绕covid措施的学校里的孩子们发生了什么。如果有人有关于他们的孩子受到措施损害或面临激烈挑战并克服它们的个人故事,当然也愿意在镜头前发言,请给我们发电子邮件:Planetlockdown @ protonmail . ch。

We are starting production of another documentary on what is happening to children in the schools surrounding the covid measures. If anyone has personal stories of their children being damaged by the meausres or facing intense challenges and overcoming them, and of course is willing to speak on camera, please email us at Planetlockdown @ protonmail . ch

你是否種族滅絕的目標呢?

Are you a target of genocide ? 你是否種族滅絕的目標?

【原文於2022年1月20日發表:https://vaxxter.com/are-you-a-target-of-genocide/Laraine C. Abbey-Katzev RN, MS, CNS 原著;〖疫苗資訊〗翻譯及本地化】

請準備好被嚇壞吧!似乎有壓倒性的證據表明,一場針對世界公民的政變正在發生,將導致全球種族滅絕。為了避免你認為這聽起來像非常瘋狂,請探索以下影片和文章。其中揭示的是某些特定COVID-19疫苗批次與不良反應、嚴重傷害、以致死亡有高度相關。在一個特定的產品名稱下生產的所有疫苗批次應該是相同的,有相似的不良事件發生率,但並非如此。

澤倫科醫生(Vladimir Zelenko)是第一批為成千上萬個新冠患者提供成功的早期治療的醫生之一,他把新冠疫苗稱為「死亡之針」。許多人,包括澤倫科的關注者,都想知道為什麼很大比例的人在注射了不同品牌的新冠疫苗針劑後(還)沒有出現嚴重的反應,而部份人卻出現了奇怪的反應,包括似乎是身體帶磁力的反應。如果進一步去探索、研究、查閱數據,他們會有可怕的發現,就是注射這些針劑後,有越來越多的人經歷了改變生命的傷害或死亡。

現在看來,我們對這些問題有了答案,而且是很可怕的答案。要推崇黑客們發掘到輝瑞公司和莫德納公司的數據,這些數據表明疫苗制造商有目的地、有針對性地生產推出特定批次的劇毒疫苗,作為對人類的實驗。

以下是這些信息的不同來源。儘管有一些重疊,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表達形式和不同的討論,共容成很全面、強而有力,對這邪惡的全面揭露。可以全部看完,也可以跳過,略過,但不要錯過看這第一篇關於批號的介紹。為了精神一振,不要錯過 Dr. Peter McCullough 的好消息,以及喜劇演員 J.P. Sears 在結尾鏈接中的精彩笑料。


1)你可以在這裏查詢你的COVID疫苗批號和相應的不良事件和死亡人數:
https://howbad.info/ 或 https://HowBadisMyBatch.com

請注意,Pfizer 輝瑞公司最差的成人批號以EN和ER開頭, 最差之兒童批號以EW、FA和FC開頭。關於Moderna的批號,最差的以20A結尾(對所有年齡的人都不好),而Moderna對兒童的超級有毒批次的字母是J, K, L, & M。

2)閲讀Stuart Bramhall在2021年11月1日的文章: 100% of Covid-19 Vaccine Deaths caused by just 5% of batches produced according to official Government data

根據政府的官方數據,100%的Covid-19疫苗死亡僅由5%的生產批次造成。

3)從 Neenah Payne 2022年1月7日的文章那裏瞭解更多信息:“Will Shocking Discovery End COVID Coup Now?”(令人震驚的發現會否結束此場新冠政變?)

這篇文章包含重大、強而有力的信息和影片,包括Fuellmich律師和Wodarg博士在2022年1月5日的報告:《新發現-足夠瓦解整個新冠疫苗工業皇國》(New Findings Enough to dismantle the VAX Covid Industry)。其中Wodarg介紹了有毒批次的證據,Fuellmich解釋了法律指引及因疫苗受傷者的日後賠償要求。

4)從 Craig Paardekooper 的文章中瞭解到輝瑞的高毒性批次。 Craig Paardekooper paper 也可以在這裡找到:https://odysee.com/@TheCoon:b

5)聽聽藥劑學專家 Dr. Jane Ruby 在 Stew Peters Show 上 2022年1月7日 的錄音廣播:Deadly Vax Batches identified – IT’S TARGETED GENOCIDE(致命據毒的疫苗批次已被發現確認—此是有目標性的種族滅絕)

致命據毒的疫苗批次已被發現確認—此是有目標性的種族滅絕

有更多關於致命據毒批次的信息和批號,Dr. Ruby還列舉了很努力將此可怕消息公諸於世的眾多醫生和專家。她説證據表明,莫德納和輝瑞公司正在對人類進行「致命劑量研究」,研究什麼劑量會殺死人。

6)Fuellmich 律師 與 Mike Yeadon 醫學博士 — 2022年1月10日發表的文章:Massive deception and organized MASS MURDER(巨大的騙局和有組織的大屠殺)

巨大的騙局和有組織的大屠殺

大規模欺騙人類和有組織性的大規模屠殺人類 ── 他們談及發現不同批次的疫苗是不一樣的,並會帶來非常不同的不良反應。如果非故意制造根本不可能差別這麼大。如果只是生產中的故障或失誤,那麼根據現有數據,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應因為缺乏統一性立即停止產品及立刻進行調查。輝瑞、莫德納和FDA都全掌握這些數據但不進行調查,只能明顯説明一件事:這是故意的。

7)在這段視頻中,Yeadon 博士指出,口罩只是外科醫生的防濺措施,保護他們不受病人血液和液體的影響,並保護手術場地不被外科醫生的口鼻飛沫污染。口罩在防止病毒傳播方面完全沒有作用。

8)Paul Schreyer – 2021年4月26日發報的影片 :“Pandemic Simulation Games – Preparation for a New Era” (大流行病模擬遊戲——為新時代做準備)

想了解更多關於模擬和了解真正的背後計劃,請觀看  Event 201-A Global Pandemic Exercise(全球大流行演習網頁),也可選看相關短片

9)Rockefeller Institute Scenarios for the Future of Technology (洛克菲勒研究所關於未來技術的假設模型)

數十年來,一直制造和利用大流行疫症帶來的恐懼來控制人類。如果你在DuckDuckGo.com搜索引擎中輸入:

Rockefeller Institute Scenarios for the Future of Technology

這是其中一個相關網站; 點擊開頭的鏈接,閲讀第18頁《同步》方案(“Lockstep” scenario),你就看到該方案與現正發生的新冠的情況,極其相似。

全球主義者有 Klaus Schwab, Bill Gates, George Soros、世界億萬富翁階層、荷李活、政府領導人、達沃斯集團(Davos Group)的國際企業CEO、大部份主流媒體帶頭,正在利用新冠病毒來實施「大重置」(“The Great Reset”)。這個大重置的目標是世界系統的大規模轉型,Schwab和其他人將其稱為「重建得更好」(“Build Back Better”)。

到底那裏出錯呢?

著名人士格倫-貝克(Glenn Beck)剛出版的書 《The Great Reset》 已經成為暢銷書籍。在書中他指出了所有可能出錯的地方……以及許多已經出錯的地方。貝克解釋了全球主義者(Globalists)目前通過新冠疫情的種種指令與限制,施加給人類的中央集權世界控制統治系統的本質。全球主義者的夢想將使我們成為新世界秩序的奴隸,在這個新秩序中,我們竟然將「一無所有,但會快樂」 (“You will own nothing and you will be happy”—世界經濟論壇):

此可怕的願景誕生於聯合國21世紀議程(Agenda 21),並擴展為2030議程(Agenda 2030)。兩者都描述了破壞自由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每次當你聽到「可持續發展」這段話的時候,請聯想到全球主義議程和聯合國成為我們的霸主。

「一無所有」也意味着「國家」、「政府」將對你的身體和思想擁有所有權。他們將控制你得到的醫療服務,你去哪裏,甚至你吃什麼……他們會聲稱是為了「共同利益」而這樣奪取取自由,人們不會再擁有上帝賦予的個人自由,事實上再也沒有上帝了。在「共同利益體系」中,你的存在是為了被他人利用。你要做一個好人,並願意自焚以保持其他人的温暖!這些野蠻的極權主義、無神論系統不允許在上帝面前鞠躬。他們把人類,特別是他們的人類,放在食物鏈的頂端。

10)重新喚醒美國運動Clay Clark: ReAwaken America Tour
澤倫科醫生2021年12月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Dallas, Texas)發表的幻燈片演講,對發生的事情做了相當好的解釋。它是快速移動的,所以考慮暫停幻燈片以獲得其中的所有信息和鏈接。

澤倫科醫生:我們的孩子將會自由嗎?

11)世界如此的腐敗,但是我們還是要擁抱希望!Dr. Peter McCullough, MD, MPH 告訴我們官方的新冠疫情故事已經崩潰了

12)因為歡笑是最好的治療,所以你可能會喜歡喜劇演員 J.P. Sears 幽默地演繹新冠故事崩潰

醒醒吧,香港人、世界公民,否則你們將必定成為控制全球的精英們的奴隸,他們利用對對「新冠病毒」的恐懼使你們處於無知之中並相互廝殺,從中盜竊了你們的國家和你的自由。不可以繼續服從那些霸王頭了!

分享這些信息,讓更多人起來拒絕服從!這些暴君只有幾千人,但你們卻有七百萬人、甚至上至幾十億人!